海关律师

  • 法律咨询热线:13918901090
  • 走私辩护

    联系律师

    • 律师姓名:邵丹
    • 电话:13918901090
    • 电子邮箱:vincentshao@live.com
    • 执业证号:13101201110676176
    • 联系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陆家嘴环路1366号富士康大厦7楼

    走私成品油犯罪(六)

    作者:海关律师 时间:2021/7/12 11:10:47

    七、船长的主从犯认定

    《会议纪要》规定,对成品油走私共同犯罪或者犯罪集团中的主要出资者、组织者,应当认定为主犯;对受雇用的联络员、船长等管理人员,可以认定为从犯,如其在走私犯罪中起重要作用的,应当认定为主犯;对其他参与人员,如船员、司机、“黑引水”、盯梢望风人员等,不以其职业、身份判断是否追究刑事责任,应当按照其在走私活动中的实际地位、作用、涉案金额、参与次数等确定是否追究刑事责任。

    相对于成品油的买卖方,船长、大副及其他船员所起到的作用一般表现为运输。从司法实践中看,买卖双方通常是幕后组织者、策划者、指挥者,对其追究刑事责任无任何争议,而对如船长这些起到运输作用人员的定罪处罚存在不同的观点。结合一些司法判例与承办的案件情况分析,一般会对船长与轮机长、大副定罪处罚,而对于其他如船员、勤杂人员不追究刑事责任。

    关于船长的主从犯认定亦存在争议。那么我们应当根据什么标准来认定船长的主从犯?

    (一)主从犯的法律规定及理论观点

    1.我国《刑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该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据此可知,我国是以行为人在共同犯罪中的所起到的作用为主要标准来区分主从犯。

    2.张明楷《刑法学》第四版P450:关于判断犯罪分子是否起主要作用,一方面要分析犯罪分子实施了哪些具体犯罪行为,对结果的发生起什么作用;另一方面要分析犯罪分子对其他共犯人的支配作用。以及P453从犯包括两种人:一是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的犯罪分子,即对共同犯罪的形成与共同犯罪行为的实施、完成起次于主犯作用的犯罪分子;二是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的犯罪分子,即为共同犯罪提供方便、帮助创造条件的犯罪分子,主要是指帮助犯。

    (二)船长主从犯认定的司法现状

    而关于船长在走私成品油案件中的主从犯认定问题,目前,在理论与司法实践中均尚未有统一的定论。即使身为船长同样是受雇于他人,听从他人指挥实施了走私行为,但有些判例中认为船长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如(2015)汕尾中法刑二初字第22号。而有些判例认为船长系受他人指使,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持此观点的判例有(不完全统计):(2018)闽01刑初23号、(2018)闽01刑初31号、(2018)浙10刑初13号、(2018)沪刑初40号、(2016)沪03刑初95号等等。而有些判例认为船长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如尚处审判阶段的案件“新**”号船舶走私成品油案件,受雇于他人的船长,但由船长本人出资租赁并改装用于走私的船舶,公诉机关指控该船长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是主要的,系主犯。

    (三)走私成品油案件中主从犯的认定标准

    结合上述司法实践、法律规定、理论观点以及走私成品油的行为模式、船长的职位特点,我们认为,在走私成品油案件中,区分船长主从犯,应该紧紧围绕我国《刑法》第二十六条和第二十七条的规定,从主客观两方面区分主从犯,结合船长在共同犯罪中所起到的作用、实际参与程度、对危害结果的原因力的大小、对赃物享有的权利等。具体来说,着重分析船长是否受雇于他人、对船舶是否有控制权、是否负责成品油的买卖以及对所走私的成品油是否享有权利等。

    在此基础上,我们对上述有些案例的观点持不同意见,如(2016)沪03刑初95号,船长是共同出资人,按出资比例参与走私获利“分红”,法院最终认定该船长系从犯。我们认为,在此判例中,首先,船长与他人的共同出资说明了该船长在主观方面是积极主动的,不受他人的支配。其次,与他人共享利益,说名该船长对赃物享有分配权。最后,客观上船长负责驾驶船舶,是实施犯罪行为的主要实行犯。结合主客观方面可以认定该船长在走私犯罪中的作用非次要或辅助的而是主要的,应认定为主犯。

    但对有些案件所持有的观点,我们是认同的。如上述“新**”号船走私成品油,船长受他人雇佣,但涉案船舶系由其个人出资租用并为了走私犯罪而改装,自己又雇佣其他船员且负责驾驶船舶。此案件中,公诉机关指控该船长为主犯。此案件中,我们认为,船长虽然受雇于他人,但对其他船员来说其又是雇主,对船员有支配权;对涉案船舶的租用和改装均表明其对船舶享有控制权,在整个违法活动中所起到的作用是关键的、主要的,应认定为主犯。

    我们认为,在走私成品油犯罪案件中,如果船长是受雇于他人、对船舶没有控制权、不负责成品油的买卖、对犯罪所得亦不享有权利,则可认定其是受指使、受雇佣参与犯罪的,在共同犯罪活动中的地位较低,作用较小,对犯罪行为发生的支配力也较小,因此应认定为从犯。鉴于上述四个环节在走私成品油犯罪活动中都属于非常关键的环节,倘若船长具有上述四个要点中的一个,再加上船长本身就是负责驾驶船舶的这一实行行为,即可认定船长所起到的作用是主要的,应认定为主犯。据此,对此类案件中船长的主从犯认定,我们需要结合多种因素综合来分析船长在犯罪活动中的作用,而不能仅以“船长”的身份或者是受雇于他人来简单认定其主从犯。




    上一篇:走私成品油犯罪(五)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律师

    邵丹 邵丹